5/29星期六清晨四點四十五分,又鮮血共共勞,

只不過這次的量沒有第一次驚人,

但也是不斷地流著,在馬桶上坐了五分鐘,

看血沒有要停止的意思,

還是決定把施密特先生挖起床,

冒著風雨前往中國醫大附醫急診去。

 

到院的時間差不多五點十幾分左右。

照例,綁上監測胎心音跟宮縮的儀器後,

開始躺在床上無聊的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的觀察。

 

這段期間,待產房裡來來去去了幾位媽媽,

大約六點,來了一個七點要剖腹的雙胞胎媽媽,

大約六點半,來了一個35週破水的媽媽,

陣痛搞的那位媽媽很規律的差不多十分鐘就哀嚎......

 

七點,雙胞胎媽媽被推進產房剖腹了,

七點半,我聽到了小小人兒的哭聲,遠遠聽像貓咪叫。

 

七點多,吃了一顆安胎藥,持續觀察宮縮情形。

 

八點,醫生幫那位破水媽媽內診,已經開了5公分,

那媽媽持續規律的哀嚎,不過大概因為痛苦指數升高,

所以哀嚎的音量調高了許多。

 

九點,我已經不耐的想離開醫院。

 

那位持續哀嚎的媽媽已經全開10公分,

在幾次唉唉叫的用力下,寶寶的頭進入了產道,

然後被推進了產房。

 

九點半,我還沒能離開醫院,

接著聽到產房傳來那位媽媽三、四次的鬼哭神號後,

像貓咪般的小小人兒哭聲又出現了。

 

算一算他只花了四、五個小時就把寶寶給擠了出來。

 

雖然,我不是那位媽媽,

但是當下我卻小小感動了一下,

想想我親娘也是這樣把我給生下來的柳,

據我娘說,我還讓他痛了兩天兩夜,

看來我從還沒出生就在折磨我娘惹。

 

快十點,拿了藥後我終於可以離開醫院了,

這一趟出血安胎期間,

讓我提早感受到即將生產時的氣氛。

想想我的小小人兒也會經歷過這一段吧!

江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